职称论文在哪里发表好,怎么写?[咨询编辑部]_免费职称论文范文下载-华盛论文网

全球化语境下美国民主输出战略 对美国软实力的削弱作用

来源:华盛论文网 发表时间:2019-06-01 09:02 隶属于:社科论文 浏览次数:

摘要 摘 要: 全球化语境下美国践行的民主输出战略具有极大的危害性,因而对美国软实力起到了削弱作用。它加剧了中东地区的动荡,动荡助推了伊斯兰国的兴起和难民大潮的形成。美国低

  摘 要: 全球化语境下美国践行的民主输出战略具有极大的危害性,因而对美国软实力起到了削弱作用。它加剧了中东地区的动荡,动荡助推了“伊斯兰国”的兴起和难民大潮的形成。美国低估了中东地区的复杂性,一再以推广民主为名对该地区直接或间接地进行干预,结果使该地区深陷危机。中东地区没有西式民主能够自然生长的土壤。美国在中东未能有效发挥建设性的作用,反而起到了破坏性的作用。

  关键词: 全球化语境; 美国; 民主输出战略

全球化语境下美国民主输出战略 对美国软实力的削弱作用

  一、绪论

  冷战结束后,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推进,西方大国试图推进政治全球化,企图让西方的民主制度主导世界政治舞台。于是,美国的民主输出战略就被置于美国外交政策的优先地位,似乎它是美国软实力的亮丽名片。当前美欧老牌民主国家的治理乱象和中东新近实现民主转型国家的治理困境折射了美国民主输出的负面作用。美国自诩为全球民主的典范,把向欠发达国家输出民主视为其外交政策的基石。但是,现实与理想的反差揭示了美国民主输出战略的虚弱与虚伪。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 Jeffrey D.Sachs) 指出,“长期以来,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中美洲、非洲和东南亚所领导的政权更迭行动带来的无不是灾难。”[1] “民主拯救”的 “道义”之光与中东地区昏暗的民主境况构成了美国民主输出的悖 论。法国情报研究中心主任埃里克 · 德 内 瑟 ( Eric Denécé) 指出,“美国的国际政策越来越不负责任,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已构成对国际和平及平衡的最大威胁。”[2]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全球广泛的指责揭示着美国软实力的衰退。

  二、民主输出体现着美国政治文化的外在魅力与内在矛盾

  “民主输出是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家以西式民主政治模式为标准衡量、重塑或改造其他国家,尤其是欠发达国家的政治模式的行为。”[3]民主输出在美国的政治文化中有着根深蒂固的渊源。从建国迄今,“美国例外”意识一致根植于多数美国人的头脑。他们相信美国的政治文化优越于其他文明体的政治文化,自由民主是美国政治文化的核心元素,向外推广民主有利于其他国家的文明进步。在政治文化方面,西方民主大国一方面尊崇现实主义的“务实”原则,另一方面又强调所谓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等理想主义的价值观。在公共外交方面,西方国家以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思维逻辑,通过各种渠道不断向欠发达国家推广和渗透西方的政治文化,企图实现“全球西化”或“全球美国化”。长期以来,民主输出“是美国外交中的永恒主题及富有战略价值的变量之一”。[4]冷战后,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相对胜利赋予了这套体系明显的主导地位。美国在国际舞台上“一超独霸”的优越地位更抬高了美国人对自由民主的理论自豪感、制度自豪感和道路自豪感。自由民主似乎“在实践上已据统治地位,在理论上已大获全胜”。[5]世界许多欠发达国家被美式民主体制的光环所吸引。但美国民主输出带来的是灾难性的后果。2001 年美国遭到恐怖袭击以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启动了“大中东民主计划”,借民主输出的名义对中东地区不断进行干预,反复挑起冲突。在 2007 和 2008 年伊拉克冲突期间,伊拉克有五分之一的人口流离失所。[6] 2011 年,西方民主大国借西亚、北非政治动荡之机,借“扶持民主”之名对中东国家进行干预。这场动乱刚开始,西方媒体便将其赞誉为“阿拉伯的觉醒”,宣称觉醒的阿拉伯地区已经迎来了民主的春天,可喜可助,可贺可推。于是,西方民主干预的幽灵助推了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的政权更替。地处阿拉伯世界心脏地带的叙利亚,是各种地区问题的交汇点。西方国家为了推翻亲俄不亲美的巴沙尔政权,引领反巴沙尔的力量大肆兴风作浪,把叙利亚推进了内战的漩涡。美国的中东政策未能获得阿拉伯国家的广泛认同,原因是美国的中东政策始终未能着眼于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始终未能把中东人民的根本利益放在决策的首位。难民危机正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搞民主输出的后果。从难民产生国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经历可以看出,美国民主输出的行动产生的是灾难性的后果。

  三、中东被西方干预的历史

  美西为了中东地区的地缘利益和石油资源,不断进行干预。干预常常导致该地区的安全局面失控。英国自 1882 年就已经控制了埃及,一战后又控制了今天的伊拉克、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和沙特阿拉伯。已经控制了北非大片区域的法国则进而控制了今天的黎巴嫩和叙利亚。通过正式的国际联盟授权和其他霸权手段的运用,英法掌控了该地区的一些石油、港口、海上航道和某些地方领导人的对外政策。[7]近年来美国对中东的干预举世共睹,尤其是对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干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大国的明暗干预是中东乱局的外部推动力,其内部推动力则是该地区的社会不和、科教不兴、经济不振、民生不旺、意识形态防护力不强等诸多因素的合力。

  四、美西的民主输出战略是把双刃剑

  美国的民主输出战略严重损害目标国。伊拉克深受其害。 2016 年 7 月 6 日公布的《伊拉克战争调查报告》( Report of the Iraq Inquiry) ,又名《齐尔考特报告》( Chilcot Report) ,认定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是错误的侵略行为。报告指出,伊拉克战争造成的后果极其严重,至少造成 15 万( 很可能 4 倍于此数) 伊拉克人死亡,约 300 万人流离失所,安全局势和经济状况远比萨达姆执政时期糟糕得多。认为叙利亚内战无关伊拉克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8]美国践行的民主输出既祸害他人,也殃及自身。哥伦比亚大学杰弗里·萨克斯教授指出,“新保守主义要求通过颠覆政权实现美国霸权不但是血腥思维的无知; 更是经典的帝国主义不自量力。凡是美国如此尝试的地方,无一不以失败告终。”[9]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后,国内经济趋于下滑、政党竞争无异于恶斗,总统与国会难以协调、社会问题日益加剧。美国陷入困境是诸多问题造成的,其中之一就是黩武。美国以反恐和推广民主为名发动了多场战争,严重损耗了国家经济硬实力,仅阿富汗和伊拉克两次战争就耗费约 6 万亿美元。[10] 黩武拖累了国内经济。再加上美国自由资本主义体制下政治与经济之间的固有矛盾,很容易出现治理不力。曾经把西方民主的胜利视为“历史的终结”的日裔学者弗朗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 在 2007 年的一篇文章中也把美国视为“自我击败的霸权”。他认为美国的霸权行为和判断失误使反美主义成为全球政治的重要成分。美国为回应 9·11 恐怖袭击而错误地制定了“先发制人”的总体策略,并依次四处进行军事干预。滥用无比强大的军事实力招致包括美国最亲密盟友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强烈愤怒。这无疑会损害美国的软实力。美国过高地估 计了用军事力量对付弱小国家的作用。[11]与小布什相比,奥巴马治下的美国外交相对有些“明哲抽身”的倾向,但美国的政治文化决定了美国不可能完全抛开其一贯坚持的民主输出战略,不可能对被美国推入火坑的地区完全袖手旁观,不可能在极端主义、恐怖主义猖獗的环境下独善其身,不可能不与意识形态对手俄罗斯争夺地缘主导权。 2016 年中东冲突的强度远远超过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持久冲突。2017 年,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四国都被内战撕裂了。源于中东冲突的恐怖主义和难民潮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全世界,直接导致了西方民粹主义的复苏和英国脱欧,给欧洲一体化增加了负面影响。中东冲突的外溢效应还会继续发酵,危及西方甚至全世界。[12]

  五、美式民主在输入国失败的原因

  美国常常视其民主为最有生命力的价值观和政治制度,企图将西式民主的“源代码”复制安装到所谓的“非民主国家”,却不做充分的“适应性”考量,仿佛民主“程序”是万能的。美国错误地把“程序正确”提高到了至高无上的神圣地位,结果使许多移植西方民主模式的国家付出了灾难性的代价。纵观原苏东国家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主实践,其失败或劣于西方虽然各有其自身的特殊原因,但共同的原因是它们的民主是“移植性”的,要么是被西方武力强加的,要么是被 “和平演变”的,要么是被垄断话语权的所谓的普世文明挤对的,总之,都不是“内生性”的。更为糟糕的是,这些国家大都采取了一步到位式的休克疗法,对原本需要改革但较符合国情的土生制度进行了脱胎换骨的破坏,而运行西式“民主程序”所需要的各方面的社会条件都不具备,因此西式民主无法在目标国有效运转是必然的事。反观西方,民主制度在西方的确立经过了漫长的发育过程,具备了经济市场化、文化多元化、社会法制化等必要条件,是渐进式的发展轨迹,而非“一步到位式”的移植或嫁接。所以,西方民主制度的许多行之有效的做法,在非西方国家都行不通,常常出现惊人的“异化”现象。

  六、特朗普政府使美国软实力进一步衰退

  资本是美国政治的血液,经济全球化时代美国资本需要在世界范围内自由流动,以攫取廉价资源和劳动力以及可推销高端商品和服务的自由市场。所以,美国总是把西式民主制度与自由市场经济捆绑在一起,一并输出。政权高度集中的国家不符合美国资本的需要。世界上多一些社会混乱、政府无力的 “劣质民主”国家,正符合美国的利益。[13]美国输出民主的手段是多方面的,包括政治、经济、外交、文化、军事和公共外交等。特朗普之前的美国政府要么重视通过公共外交实施“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要么重视通过武力强行实施“政权更迭”。务实的特朗普并没有完全抛弃外交政策中的民主输出成分,而是把重点放在了经济手段上。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重点针对的是政治制度与美西不同的中国。特朗普发起贸易战的理由是,在国际贸易活动中,美式自由资本主义经济体制是中国国家监管经济体制的受害者。所以,美国要用基于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贸易战来逼迫中国归入西方的制度框架。因此,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的核心仍然是意识形态的斗争,美国的意图仍然是要按照美国的民主体制改变中国的政治颜色。发动贸易战成了美国输出民主的新手段。除了制造贸易摩擦以外,特朗普在对待移民问题、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中东问题等方面都表现出了明显的单边主义,破坏了多边主义的国际规则,在美国及国际社会引发了广泛的批评和反对浪潮。许多美国最亲密的盟友都在担心美国领导全球的时代即将结束。[14] 这一切都表明美国的软实力在明显下降。

  七、结论

  美国“唯超独霸”的国际话语权和国际议程设置权,为其提升自身软实力创造了诸多有利的国际环境。但美国践行的民主输出战略的危害性已经严重削弱了其道义感召力,因而其软实力也已经严重受损。美国的民主输出与其软实力之间存在着负关联。与世界求和平发展的愿望背道而驰的美国民主输出战略该彻底偃旗息鼓了。只要美国不放弃霸权主义、霸凌主义、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世界就难以实现能够共享的和平、发展与繁荣,美国的软实力就会继续下降。稳健开放自信的中国已经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提供了可资借鉴的中国方案。在全球化语境下,全世界应齐心合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参考文献:

  [1]Jeffrey D. Sachs. America’s True Role in Syria. Project Syndicate.August 30,2016.

  [2]史晓帆.法情报机构新书称美国是阿拉伯之春幕后推手.环 球 时 报,2013-01-21. http: / /mil. huanqiu. com/world /2013- 01 /3563586.html.

  [3]李翠亭.欧洲难民危机与美国民主输出的悖论.武汉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6( 5) : 30.

  全球化语境下美国民主输出战略对美国软实力的削弱作用相关论文期刊你还可以了解:《美国智慧城市管理关键应用及其友好数据支撑系统

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lunwenhr.com/hrlwfw/hrsklw/11442.html

声明:《全球化语境下美国民主输出战略 对美国软实力的削弱作用》